Tuesday, December 28, 2010

鄭梅嬌‧刮刮樂利用少年行騙

鄭梅嬌‧刮刮樂利用少年行騙
2010-12-28 19:23

三四年前,刮刮樂特工隊成立,我們以為刮刮樂已快消失,何況目前在刮刮樂重鎮――新山,也只剩下兩家刮刮樂公司。然而,公司是減少了,但警方的投報卻多了,甚至多了一倍;刮刮樂特工隊在全國走動時,才知道事態嚴重,因為它在市面上已有20年的歷史,受害者更包括了法官、議員等專業人士,保守估計涉及款項達300億令吉。

或許民眾醒覺這是一種騙案而不是正派經營的事業,受害者再也不啞巴吃黃蓮,勇於投報。今年大馬消費人仲裁庭數據顯示,5千宗索償案中最多是刮刮樂,佔了434宗;顯然,嚴打刮刮樂的這些年,刮刮樂活動曾沉寂,但沒有減少。

何以大家明明知道刮刮樂的真面目,它卻永遠有做不完的生意?是人性的貪婪沒有止境,教人不能自持的上當呢?是刮刮樂後台夠硬?還是執法疏失,造成無法全面打擊刮刮樂?

新加坡遊客每天經過長堤,進入連接關卡的行人天橋,卻像羊曝露在狼群,一再被刮刮樂集團盯上;柔州貿消部接獲新加坡遊客頻頻投訴,顯示問題嚴重。貿消部副部長陳蓮花今年10月,更到當地貼海報發傳單,避免刮刮樂再向新加坡遊客伸出魔掌。就在斗大的海報下,上當者依然陸續“中獎”。

刮刮樂有甚麼能耐?原因之一,刮刮樂小兵都是年紀尚輕的孩子,易讓人放下戒心,他們會裝可憐,見縫插針,只要他們說服你開門給一杯水喝,就有刮走你錢財的機會;他們會把身份證給你,藉此爭取你的信任。他們會你一言我一句,打亂你的正常思維,這都是訓練有素的伎倆。

令人關注的是,這些投入刮刮樂騙案的年輕人,很多才十六七歲,這些本該在求知、心智正在成長、人格正在發育的年輕人,卻進入了刮刮樂“訓練班”,在刮刮樂集團有系統的調教下,學習專業的蒙人技巧;其中涉及的兩個層面是:社會道德標是否出了問題,以及青少年心靈的戕害,社會是否須自我反省。

很多時候,我們的社會強調的價值觀無非是名牌文化、快速致富、高檔的物質要求。整個社會似乎忘記高尚品格與一分耕耘、踏實工作的可貴特質。不要怪這些刮刮樂青少年,先看看我們給了他們怎麼樣的世界。甚麼樣的思維就有製造甚麼樣的產物,一個觀念不正常的社會,要怎樣讓我們的青少年正常起來?

嚴打刮刮樂四五年,我們沒有勝利,還需要努力。至今,大家唯一依靠的,僅是媒體的伸張正義、仲裁庭的索償追討,展開漫長的追訴旅程。然而,我們要的只是錢的救贖嗎?我們要的僅是如此而已嗎?
星洲日報/言路‧作者:鄭梅嬌‧2010.12.28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Note: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.